【赤燕】论如何一本正经的耍流氓

这是一个邪教中的大邪教,雷者勿点,不接受ky
跟亲友的一个脑洞 @许啾-

  今日下了小雨,雪山银燕准备出门练枪的时候还被夹着雨丝的北风糊了一脸。抬手随便擦了两下,银燕还是觉得不能荒废日常的练功课业。
  穿过长长的走廊,银燕打算寻一处可避雨的宽敞地方练习。他看到远处有个亭子,亭中隐隐约约还站着个人。
  直到走近了他才认出那个身影是大名鼎鼎的西剑流军师——赤羽信之介。
  “赤羽先生没和大哥一起吗?”
  早就感受到有气息靠近的赤羽缓缓转过身,入眼的是一道熟悉的白,“今日无事,我就自己转转了。”
  “那我就不打扰先生了。”说着,便要离开。
   不打算就这样轻易地将人放任离开,赤羽出言拦阻,“还在下雨,你是打算去哪里?”
  “练枪。”青年人单纯得近乎呆萌的回答大大的取悦了赤羽。
  他轻摇着扇子打趣道,“才平定一场祸乱,你倒真是闲不得。”
  说者无心,听者有心,赤羽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勾起银燕内心一直不愿回想的一件事。
  见着青年人兀自皱起的眉头,赤羽心下了然,“你又在想戮世摩罗了?”
  “……”对方的沉默更是坚定了赤羽的猜测。
  “在想当初要是能拦住史艳文是不是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发生了?还是在想后悔捅了戮世摩罗那一枪?”
  不愧是当智者的人,字字诛心。
“是,我在想当初我要是再强一点,二哥说不定就不会被牺牲。”对方意外的坦然倒是令赤羽略微惊讶,“但是我说过了,那一枪,我无悔。”
  “你要是真的半点不后悔,又怎会一直不肯放过自己?”直视着银燕的双眸,赤羽感觉到那双眼睛里流转的太多痛苦和纠结。
  心事被戳破的银燕有点窘迫,“我没有…”
“你不必回答我,答案我早已明了。”赤羽摇着扇子打断了银燕将要出口的话,“如果你就是为了这个原因不肯放过你自己,痛苦的又岂止你一个人,你可曾想过你的大哥和你的朋友看到你这般模样是何感受?”
  “我…”赤羽的眼睛没有半点回避,这让银燕更加不知所措起来,“…对不起。”
  “这话,你不该对我说。”
  “我会去找大哥好好道歉的。”见着对方乖乖认错的样子,赤羽也不由得软下心来。
  “雨快停了,你就在这里练吧。”言下之意略有智慧之人都能瞬间明白,奈何遇到的是…
  “不用,我自己随便寻个地方就是。”说完银燕就准备转身要走。
  长期跟一群滑头和心机婊打惯了交道的赤羽有点懵逼,难道他表达的不够明显吗?!!
  “宫本总司乃是我曾经的同僚,如今他不在,我代他教教你也是应该的。”要是还不明白,赤羽真的想拔出凤凰刃说话了。
  “啊?先生的意思是要指点我吗?”转回身来的银燕,表情比赤羽内心还一脸懵逼。
  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  “可你不是用刀的吗?应该去指点剑无极更好哦。”
  赤羽突然觉得俏如来这个做大哥的好像还挺不容易的。
  “他心无牵挂,已有小成,而你还心性不足,需要多加看顾。”
  “可是…”
  “没有可是,还不快点练习。”赤羽觉得他这小暴脾气可能真的不适合教人。
  一招一式到还算有模有样,至少对得起宫本总司之徒这个名号,赤羽终于欣慰的点了点头。
  “就这个姿势,先保持住别动。”赤羽轻摇着扇子来到银燕身侧,“腿绷直,收腹挺胸,手稳住。”
  见着对方明明快坚持不住还咬牙硬撑的样子,赤羽难得起了点别的心思。他一只手扶住银燕的腰,一只手抚上银燕的右手,“耍枪腰力可是关键之一,平时也要多加锻炼此项才行,”
  “做什么可以锻炼腰力?”不得不说,银燕真是纯洁得普通一张白纸。这事要是换了剑无极,早就刷起一片yooooooo了。
  所以赤羽也不好把人带歪,稍微思索了一下才回答,“那就,仰卧起坐吧。”
多年之后,当俏如来得知银燕每晚坚持做仰卧起坐的真正原因后,有一瞬间的冲动想把赤羽给套麻袋。

还债的第七篇_(:з」∠)_
我就想看看有多少人跟我一样邪教_(:з」∠)_
特别微量的一点骨科燕_(:з」∠)_
好怕有人看了会打我_(:з」∠)_

评论(15)
热度(28)

© 塞上尘嚣 | Powered by LOFTER